咸鱼安陌染

可是我不想一个人面对黑暗。一个人因为你慢慢变得坚强。

24.我只想她开心。不想她难过。
  作为与成霁妍走的很近其中一人的林家雨,他总是觉得成霁妍这个看上去活泼开朗的女孩子身上总有带着沉沉的阴霾。她似乎总是藏着许多心事。
  还没有了解她的本性之前。林家雨就察觉到课室总是有着一个来的很早走的很晚的女生。或许是没有很多朋友,或许是她的时间安排和别人相差的实在太远。所以她孤身一人,总是没有什么人和她同行。她看起来很安静,常常沉默地坐在位置上,从不会无所事事,似乎除了做作业,她并没有别的活动。
  看起来是一个很腼腆,很文静的女生。

  后来有人在语文课上爆出她会日语。林家雨在下课和那帮人疯玩晃荡的时候,经过成霁妍的位置,一眼就看到了她摆在桌上的日语教程。密密麻麻的日文林家雨看的有点眼花。他不由得发出了一句感慨【哇,你好强啊。】
  成霁妍听到了头顶的声音抬起头,她才生涩地回复了林家雨一句【不。我对日语只是略知一二。】
  嗯。这个人很强。的确是大佬。

  【天啊你学习太认真了。】
  坐到成霁妍前面的林家雨终于忍不住感慨。虽然他早就想感慨了。
  【我在学习方面不会投机取巧。我不聪明。所以我只能用最笨的方法去学。】成霁妍很平静地回答了,随即还是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不并不认为,我尽我最大的努力了。】
  她从来不会因为的才能而扯高气扬四处张扬。她从来不想因为自己的努力而被别人嘲笑成绩不够优秀。可是却因为被别人总是不能给她一点余地。不断用着尖酸恶语把成霁妍心里的防线全部一溃千里。
  后来当成霁妍向林家雨提出他念过她的成绩后,林家雨非常震惊,他一脸无辜举起手发誓自己绝对没有说过那样的话。看到他信誓旦旦的样子又想起林家雨异常礼貌的习惯,让成霁妍不禁怀疑当时郸彗琳的话的真假。她承认她并不是那种很容易不计前嫌的人,所以成霁妍一再在想这算不算是自己意外地不停帮林家雨营造好形象的表现。
  哼。我又没想过相信林家雨这个笨蛋。

  林家雨第一次目睹到失魂落魄的成霁妍的样子。他觉得那个时候的她是最恐怖的。
  那个活泼开朗的女生失落至极的样子是最恐怖的。她哭的样子一点也不好看。有时候自己觉得,要是成霁妍永远不会那样难看该多好。
  我只想她开心。不想她难过。
  那个时候自己像日常一样想转过去和后面的人说话,往后一看自己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成霁妍双眼无神的样子。原来束好的头发被放了下来,成霁妍似乎在极力掩盖着自己心寒恐慌的样子。林家雨看到后大惊失色,他把自己的手拿到成霁妍的面前挥了又挥。
  【嘿!你还好吗!】
  ...
  【哎,你同桌怎么了。她好像有点不对劲。】
  林家雨见得不到回应,赶紧去问成霁妍的同桌。可是她忙着写老师发下来的表格,没有看成霁妍,她抛下一句【没事她可能只是困了而已。】也没有太过注意旁边的人的异常。
  林家雨转过去看成霁妍,她一动也不动,眼睛也没有眨一下。随即逐渐在眼眶中出现了晶莹剔透的几滴水珠。它们逐渐汇积聚拢成河“唰”地一声静静地落了下来。林家雨被吓得满头大汗,眼前的人最终忍不住趴在了桌上无助地哽咽着。
  【不对,你同桌真的问题很大!】
  感觉到林家雨话的严重性,同桌终于意识到出了问题。她看到成霁妍的肩膀一耸一耸的,在脑海中飞快转换了刚才的画面,迅速明白了怎么回事。她拍拍成霁妍的肩膀,用着极小的声音对林家雨说。
  【她刚刚和后桌吵起来了。】

  林家雨简单的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看向了成霁妍的后桌,他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林家雨叹了口气,无奈地轻轻摇了摇头。

 

23.威胁值日生。再扣一分。
  成霁妍前几天被淋家雨威胁了。
  具体威胁的内容。现在想想成霁妍也觉得林家雨真是幼稚地令人火大的不得了。那个时候两人准备过地铁的时候,林家雨突然开口。
  【哎。这周我考勤。你最好小心一点。】
  【呵!小心?小心什么,我又不会迟到。】成霁妍面对林家雨这句话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很淡定地回答。
  他知道成霁妍不喜欢做眼保健操,所以每一次都做的十分随便,所以继续胸有成竹地说 【哎呀。那可说不定。比如第七组倒数第二个眼保健操没做好什么的...】
  【!你这是在滥用职权!】
  林家雨很果断的承认了【是又怎么样。】
  【...林家雨你混蛋!】成霁妍心生愤恨,发出一声咒骂。呵。这次就承认是他略胜一筹好了。自己就栽在没有他卑鄙上。

  但是事实上林家雨以前并不是那样的性格。成霁妍表示她虽然一点也不想夸林家雨,但是还是不得不承认,林家雨真的是个格外礼貌的人。前几次一次回家的时候林家雨在主动帮忙提东西的同时还很贴心地帮成霁妍买了几次水。成霁妍当时十分恍惚茫然地接过了水,顿了半秒才回答了一句谢谢。
  甚至不只是自己觉得他礼貌。就连完全没有接触过林家雨的沈景宜在和他考勤完后也有这种感觉。

  【林家雨,沈景宜在课室在别人面前夸你很有礼貌喔。】成霁妍没好气又带着点不爽的语气对林家雨说。
  【我本来就很有礼貌。】
  【呵。哼。少给我得意忘形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人际交往圈还是太小了。她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绅士的男生。甚至让她对林家雨这样的男孩子格外惜福。这样的男孩子,在成霁妍现在看来有林家雨一个就足够了。自己先前曾经烦恼过因为林家雨太过礼貌而感到两人有距离感,但是后来被林家雨一次主动说要改正而被打断。但是以前谈过太多次这件事无果后成霁妍觉得林家雨是礼貌地没救了。结果这次居然被用语言威胁,成霁妍在此刻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林家雨的本性终于给暴露了!他以前的礼貌怕不都是装出来的吧!
  哼哼。我成霁妍是谁啊。是那么容易向恶势力低头的人吗?就算做个眼保健操自己也要做的风风火火的。她在看到林家雨站在门口的瞬间迅速往嘴里塞了块饼干,当作那个就是林家雨,嚼地嘎孜嘎孜的特别大声。做完后还不忘对着门口比了个中指。
  【怎么样啊。我这周是不是表现的特别棒。还对你比中指。】事后自己仿佛是做了一件伟业一般,洋洋得意地说。
  【我看到了。】林家雨朗朗地笑了,波澜不惊地说【下次我再留意到你嘴在动我就扣分。】
  【这么远你看不到的嘻嘻嘻。】
  【下次我带个放大镜。】
  成霁妍突然被气到,她在那一刹那字不成句【你...你!你少拿扣分威胁我了混账林家雨!】
  【好的。威胁考勤员。再扣一分。】
  【泥垢了混账!】
  ...林家雨是个有礼貌的男孩子。

   他礼貌个屁!

 

23.我都怀疑我不是5班人了。
  成霁妍在这第二年的校运会中,她不知道自己突然抽了什么筋,居然选择报名跑1500米长跑。
  母上大人很震惊地看了成霁妍一眼,挺激动地说【天啊,成霁妍,你发什么疯啊。】
  成霁妍又无辜又好气地吐槽【天啊老妈你说谁疯了呢!】
  【跑800就好了啊,跑1500米很累的喔。你又从来没跑过我是怕你撑不住啊。】
  【没事。就是没跑过才要跑来看看。】
  成霁妍似乎是遗传了自己母上大人的因素。她每一次跑短跑都会看着自己比别人落后一大截的距离羞愧离去。但是长跑却混得格外风光。每一次重大的考试都意外遇上女生最不舒服的时刻。跑完步却不可置信的她们比还精神。
  后来自己对于林家雨报了两个长跑项目显得非常惊讶。但是同时又对自己居然和他心有灵犀地都决定每天早上都去跑步感到莫大的幸运。第一次感到那三个每天都能见面精心准备的星期过得特别快校运会转眼就来了。而在还没到自己跑步的前一天,自己还特别积极地安慰着第一次跑800米长跑的同学,结果到了真正自己要跑步的时候,成霁妍才发现自己比那个女生慌地还焦头烂额。她随意地坐在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在大家对着现在短跑的喧闹中如坐针毡地也一起看着。
  【不管多么慌张我都要假装胸有成竹坦然自若的样子这样才显得我更有型!】成霁妍虽然这么想着但是一览无余的紧张还是被身边的朋友一瞬间看透。小欣看着低垂着眼睛的成霁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没事。你一定行。】
  就算那个拥抱的人不是林家雨。就算那个想被拥抱的人不是林家雨。但是这个时候一句【你一定行。】就给予了莫大的鼓励了吧。

  后来成霁妍破天荒地在12个人之中跑了第五。自己比平时练习用的全力更大。在朋友的言语中她知道林家雨有看自己的比赛,即使如此。成霁妍还至始至终卑微的认为林家雨的目光看的是别人而已。昨天看到林家雨跑800米最后一刻超越了前面一个又一个的人,最后冲线的那一霎她嘴角不由得就突然上扬。在那一刻,她觉得林家雨的背影显得特别的流光溢彩。
  【你知道吗,我在看着林家雨冲线的那一刻笑的那么开心,我都怀疑我不是5班人了。】
  成霁妍絮絮叨叨地和小欣说道。再看到林家雨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自己都觉得六神无主,不敢再向他招手。总是害怕他不回应自己,只留下尴尬的自己在原地。在偶尔的遇见林家雨黑白分明的眸子看向了坐在位置上异常安静的成霁妍一眼,面无表情地走过了。成霁妍的目光追随着他离去的背影,总是突然就沉浸在自己不安的情绪之中。
  看着被同班同学搭着肩膀回去大本营的他明明是多么想向前开口说一句话。
  明明想在跑步的前一刻见到熟悉的你。却在无谓的想象中无能为力地让时间流逝。
  好想改变啊。好想改变这个结局。却又深深地明白,在无从得知的未来中这是个不可能改变的结局。

 

22.啊?你居然也爱美的吗?
   关于化妆品这个话题。成霁妍可谓是感慨万千。
  【妈!今晚我想敷面膜。】
  【啥?你说啥?】
  【我说今晚我想敷面膜!】
  【啊?你居然也爱美的吗?】
  【....】
  成霁妍在那一瞬间对自己的母上大人犀利的吐槽欲言又止。想反驳又找不到话语去反驳。仔细想想啊其实说的的挺有道....有个屁!
  真不愧是亲妈。果然是亲妈!怼我怎么就这么厉害呢!
 
  她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接触到。第一次和白悯思一起去店的时候,她第一次表现出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死活不肯进去看看。白悯思继续语重心长,说的口干舌燥了还不停地给她灌输理念。
  【女孩子打扮一下很正常的嘛。别怂啊进去看看就好。】
  【去看看而已有什么怕的啊喂!】
  【....】
  【成霁妍你给我滚进去!】
  到了最后一次的时候被白悯思暴力地拉了进去。结果从那一刻开始成霁妍就开始感受到了化妆品的巨大影响力。白悯思看着成霁妍两眼发光的样子虽然已经知道那是标准结局了但是还是忍不住笑了出声。
  【唉...。噗。】

  【我才没有喜欢化妆品,我只是想为我的未来做打算而已!】成霁妍义正言辞地说。
  【啊?你的未来?什么未来,和林家雨的未来吗?】
  【闭嘴!】

  而那个时候开始。自己不知不觉就开始在林家雨面前注重自己的形象了。她每一次都会对自己精心装扮一番。就算不抹粉,最多也要涂一点bb霜。在一次偶尔能够一起吃饭的时候成霁妍巴不得自己能够打扮地像参加五星级餐宴会。可惜自己还是能力不足,想装大头蒜在外貌上也全然出不了风头。
  但是自己每次都在心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希望。一次也好,成霁妍也希望能被林家雨察觉到自己的用心。她第一次因为一个人而特别注重自己的仪容仪表,也第一次因为一个人而更加投入地学习化妆她不够自信。经常伴随着自卑的影子。所以偶尔,也希望林家雨能够夸奖今天的格外用心的她。如果有他的鼓励,自己无论如何也能拥有多几分的自信吧。因为,夸自己的人,是林家雨啊。
  成霁妍眸似琉璃,她顶着头顶刺眼异常的阳光,像日常一样咧咧嘴对着林家雨笑了,希望被夸奖的情绪在心头蔓延而来。
  快点吧。即使是人际交往的敷衍也好。
  别在我的胸口重重地打一枪。

  但是至始至终,事实显而易见。那个自己信任的人什么话也没有说出口,甚至目光也没有在自己身上有过多的停留。最后匆匆离去的林家雨,他最后毫无察觉成霁妍那一瞬间满眼的不舍与悲伤。经常伤感的成霁妍,似乎都能听到悲伤碎了一地的声音。努力地把眼泪全部咽回肚里。在片刻极力想抹掉全部无从适应的悲伤。
  原来承载的希望。全部负压在自己身上才会更加的痛。
——好难受。好难受。可是有什么好哭的。自己一直都励志要做坚不可摧的人。
  终有一天,林家雨一定会遇到一个发自内心说出【你今天真漂亮】的女生。但是那个女生,永远也不会是自己。
  那是因为。林家雨从来也没有喜欢过我吧。
  所以他从来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

  ——我明明明想成为那个人啊。
  成霁妍淡然微笑着。随即顿时感觉悲从中来自顾自地摇摇头,泪眼朦胧。
  【不。不可能的吧。】
  真可惜啊。无论多么用心。
  那个人永远也不可能会是我。
 
 
 

21.她又不是林家雨我干嘛要去看她!
  曾经发生在成霁妍身上有这么一件事。
  在一次换位的时候,成霁妍换到了余景宜的斜后面。余景宜是纪律委员,负责班上的考勤。所以有时候在余景宜和林家雨考勤说话的那一瞬间,自己其实从心里挺羡慕她的。
  在一节语文课上老师讲古诗。成霁妍听着昏昏欲睡的古文开始不由自主地分神。她眼神向四周围乱瞄,却突然看到不远处正在涂口红的余景宜。成霁妍在那一刻好奇心就来了,她的眼神瞄了过去好几秒都没有移开。本人似乎在镜子的倒映中察觉到什么转过头,成霁妍在那一瞬间被吓得魂飞魄散。
  完了。被发现了。空气中弥漫着阵阵的尴尬。尴尬地以至于这个星期回家把这件事告诉了林家雨他一个旁观者都能感觉到当时气氛的尴尬。

  自从那件事开始,成霁妍就再也不敢看余景宜那边了。就算平时目光不小心看到了,也瞬间移开目光。她觉得那天发生的事情直到现在都有着说不出的尴尬,甚至有一瞬间觉得很对不起余景宜。
  【哎。同桌。我刚刚不小心看了余景宜化妆刚好被她看到了。】
  【没事。我刚才分神了也在看。】
  【....】

  事情已经过去了好久了。成霁妍虽然心里有着一个疙瘩,但是她也逐渐没有那么在意了。但是在一个晚修夜的时候余景宜像是刻意告诉成霁妍一般,她以身作则地犯着晚修不能说话的规矩,很大声地和她周围的朋友说话。
  【烦死了!我总感觉后面有人在看我!】
  【四周围都没有目光就只有她!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成霁妍大概猜到余景宜是针对自己才刻意说出这种话,在那一瞬间委屈中自己表情一脸凝重,晚修结束后离开她迅速拉着同学小欣一顿噼里啪啦地吐槽。把事情告诉她后,她笑的花枝乱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余景宜她是什么鬼啊,谁看她啊。】
  【不要笑了!我委屈死了!我真的没有看她啊!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我都不敢看她了,为什么我要无端端看她啊!她自我意识怎么就这么好啊!】
  【我也觉得。没事,不用激动,她周围那帮人都是无聊没事做找事情说,你没必要这么在意。】
  【就是!她又不是林家雨我干嘛要去看她!】
  【....→_→】
  感受到身边的人表情在一瞬间的变化后成霁妍立刻改口。
  【是林家雨也不会看啊!】
  【噗。】
  【不准笑!】

20.我似乎从来都没有吸引过你
  【如果我的感情没有那么容易动摇,就不会搞出那么多的意外了。】成霁妍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感情容易动摇意外的很糟糕呢。】白悯思说,随即笑了笑【可是,这很难吧,毕竟你就是你啊。那种性格变了就不是你了。】
  【如果能够从头开始,我希望我不是暗恋别人的那一方,最起码要做到被人暗恋嘛。】
  【我暗恋你啊。】
  【...滚。】
  两个女生正在打闹的时候突然间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成霁妍你暗恋谁啊?】
  【哇..!】成霁妍吓了一跳,她转过头看看是哪个人这么可恶【林家雨!我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债吗!你非要把我吓出心脏病来你才安心吗!】
  【是的。】那位气死成霁妍的人非但不抱歉,还笑容洋溢可亲可切慢条斯理地回答了两个字。
  【你想把你的小天使后桌给气死吗!】
  【某位傲娇小天使在后桌提出吃鸡要求的那一天就把他气死了。】
  【你....】
  【我....】
  【你们还真是停不下来啊....】

  【林家雨你来干嘛,还回来旧班是想来看看以前的旧同学吗?】
  【我来帮别人还东西。】林家雨说【结果让我听到了一些劲爆的东西。】
  【我没有!】
  【我听到了。】林家雨一口咬定。
  【我真的没有!】
  【是是是。】
  三重肯定表否定。即使这么说了但是很明显林家雨就是表明了自己是属于不相信的立场。
  成霁妍低下头,此时此刻心脏跳的速度比秒针还快。我确实有暗恋的人。可是我该如何告诉你啊。我喜欢的人就在我的面前。那个正在提问我的你。
  【你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说的。没事这个阶段喜欢人是正常操作嘛,只是我有点吃惊,成霁妍你不是不喜欢男的吗?】
  【闭嘴!就算是同性恋那也是非常正常的取向!】
  【是是是。那你要努力追求啊,不然被别人甩掉就不好了。】

  成霁妍看了看林家雨,他表情很认真的说出这句话。以他这个性格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成霁妍喜欢的人是他,也无论如何都不会喜欢上成霁妍。成霁妍脸上带着虚假的笑意。
  这个人就算知道我喜欢上了别人,也会毫不在意吧。
  【我才不用你操心我的事。】

  我喜欢你。与你无关。
  至始至终的喜欢。都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在那份祝福中不会有虚假的诅咒,在欢笑中不会有多余的悲伤。却有着那份从头到尾没有改变的真诚。成霁妍感觉脑袋里像是混杂了无形的障碍物阻止了她的所有思考。心中多了几分平白无故的刺痛。她假装低下头看看手表,表情下一刻一沉到底。她转过身让情绪在阴影中被覆盖。随即似乎像是很淡定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要上课了喔。再不回去就要迟到就不好了。】
  【啊对。我没有手表,忘了时间就不好了。我回去了。】

  【霁妍?不是还没上课嘛?不再和他聊两句吗?】
  【已经聊过了。】成霁妍带着苦涩的笑容绽放在脸上【也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话吧..。】
  若你的脸上出现了一刻的不舍。我一定会深深的留恋至此。
  结果我却发现。我似乎从来也没有吸引过你。
  自己仿佛听见了吞咽着话语的声音。那颗固执脆弱的心还在猛烈跳动着。
  漫天漫地的悲伤围绕着周围。一直不敢流露出来的悲伤弥漫在成霁妍的脸上。

——或许。
  是我自作自受吧。

19.时光再怎么流逝。我也觉得遇见他不枉此生。
  成霁妍也不太记得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林家雨的了。因为不想被那个很重要的人讨厌,所以总是想尽可能的做些什么吧。
  成霁妍本人在心里面承认过。自己的性格并不是不好。平时总是神采飞扬地和别人吹水,一边吹一边说【小天使是最棒的!】【小天使举世无双!】但是心里面对自己无论哪一个方面都自信不足。
  不管在自己看来。还是在别人看来。都是拥有着极度敏感的性格。对方某一句无心之言。对方忽远忽近的靠近。没有顾及自己的感受,便是认为在一点点的把她越推越远。
  因为一件小事而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面没有办法自己脱出。对着别人却什么事也不讲一个人独自难过着。成霁妍觉得这样的性格固然可悲。她一直在以为林家雨会觉得她这样的性格很烦人,却没想到林家雨每一次的矛盾中都毫不介意的很主动的去接近她。和面对白悯思一样,成霁妍愿意对这个人讲述悲伤和快乐。

  从以前开始走在受人瞩目的白悯思身边,就开始有种与生俱来深入骨子里面的自卑。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耀眼呢,甚至认为仅仅只是陪衬而已。和林家雨一样,感觉他们两个像是一道闪烁的不可触碰的光芒,自己却想拼命地接近。
  想东西很负面。自卑。渺小。无能。
  这是她一直以来认为的自己。
  围绕在林家雨周围的。应该都是很有才能的人。他们和他有着更多共同的话题。有着比玻璃心脆弱心灵的自己更多的快乐。
  可是明明自己是那么的羡慕。为什么他们可以这么轻易地就能和自己朝思暮想的他见面。说话。她自私地希望不希望他会被这么多人接近着。因为很怕下一秒,那个人就会被其他人给抢走了。
  永远都是羡慕。感觉会有点累呢。
  但是我啊——偶尔也想试试做被羡慕的一方呢。

  自己明白或许自己已经沉迷在现在了。
 
  也应该从心底深处里面深深的明白。因为自己拥有着卑微的性格还有无耻的自私。那个特别的人。永远不想失去的那个人。终有一天或许会像那天他说过的飘忽不定的离别一般。连背影也不留下而独自离开。不再喜欢着那样的自己。
  至少现在。永远的现在。让我再几次麻烦那样的他吧。
  时光再怎么徘徊。我也觉得遇见他不枉此生。

18.难道他是在刻意等我吗。
  曾经有好友这么和成霁妍说【你和林家雨最好还是不要见面的好。】成霁妍听完之后无言的点了点头。她不否认这句话的正确性。但是也不否认被好友突然在伤口中撒了一把盐的事实。
  对他的情感。除了无尽的思念,还有着无边无际翻涌而出的痛苦。
  但是如果企图忘记的话。只要一遇见,就能够把放弃的念头全部都忘记了。他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又或者说,那是自己最深处最纯粹的喜欢。
  林家雨似乎自从和自己分班一年后从原来主动打招呼变成了向他打招呼也不回应的人。成霁妍不太明白他的改变是怎么回事,只是经常心下一酸,无从释放。
  而林家雨。有好几次也在心里想不如主动打个招呼吧。但是却感觉每一次双方的脚步都没有放慢过。看着成霁妍淡然的表情擦肩而过,他却因为心底突然的羞涩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明明都一这么大的男生了。为什么还会像小女孩一样。林家雨自己也认为自己是不可能能想出原因的。
  成霁妍在心底深处认为着林家雨是绝对不会理解感情丰富的自己那时候自己情绪的翻涌而流动着。脸上的漠不关心,回到课室坐下的自己脸上却在发烫着。成霁妍托着腮,脑海中满满的在回忆着刚才的相遇。
  我的衣服整理好了吗。头发梳好了吧。
  遭了。刚才的表情没控制好一脸面瘫。
  好像我一直都摆着面瘫的样子。
  ...
   成霁妍疲惫的倒在了桌上。脑海中瞬间被一个人填满的感觉比想象中难受。该如何告诉你,我此刻的淡定和释然,都是我所有的伪装。
  该如何告诉你。我波澜起伏的内心在不停涌动着。
  好想告诉你。
  你怎么一直都一点也察觉不到啊。
  一切一切。便是成霁妍内心最大的怒吼。却在心底又无法发出的声音。

  又是一个下午。成霁妍拉着同班同学出去。连续两次遇见了林家雨,他依然一个招呼也没有打。成霁妍虽然黑着脸,但是其实无可奈何,已经习以为常了。
  第三次出去的时候是自己出去的。她赶着去上厕所,在进门的那一瞬间余光似乎看到了林家雨,但是是不是他还有点不确定。
  自己出来洗手的那一瞬间听到外面一声熟悉的打招呼的声音。一句【老师好】成霁妍已经实锤了那个人确实是林家雨没错。 自己上个厕所慢了一步都错过了遇见。看来还真是背到家了。碎碎念着不满的成霁妍一出去的一瞬间就看到了林家雨靠在了走廊栏杆上。
  成霁妍突然一惊。觉得林家雨应该只是在等人。他一定又会日常不打招呼。于是成霁妍转头就想走,却听到了后面传开了一声故意的咳嗽声。
  【咳咳!】
  成霁妍噗地一声就笑出了声,回过头看到林家雨一脸计划达成的样子,成霁妍在万般想出来的话题中回答了一个【哼】字。扭头脸上却不禁满脸笑意。
  林家雨那个笨蛋想干嘛啊。上着上着楼梯突然想起还有别的事情忘记和他说了,回头之际却看到已经没有了林家雨的身影。成霁妍停顿了半刻,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无数思绪在心头。
  难道他是在刻意等我吗。
  不不不。我干嘛要他特意和我说话啊。真是笨蛋。
  啊啊。不过。总感觉,一点点而已。有点开心呢。
 

17.在你身旁思念着你。
  自己总是一遍又一遍不停地去在意林家雨的事情。会因为某一件事情而突然介怀到不行。从而控制不住情绪的突然闹别扭。
  虽然早就已经心知肚明明白自己没有任何资格去管他的事情。
  对一个玻璃心的女生而言。成霁妍认为全然不去管那个人的事情,自己很快会让猜疑和多余的想法一直埋藏在心里。被痛苦和难受的情感逐渐吞没。
  暗恋就是从心底里面和快乐与痛苦相斗争的事情。
  站在朝思暮想的你身边的我。
  在你的身旁思念着你。
  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在心里碎碎念的事情居然真的成真了。以前考勤的人是与林家雨同班的同学,成霁妍一直觉得不是林家雨很可惜。结果这次林家雨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班里考勤,成霁妍情绪波动极其严重。
  听着他熟悉的声音。无论考了多少次勤也对着班长道谢的方式,似乎和以前的同学完全不一样。因为坐的离门口很近的自己偶尔假装无意撇过去的眼神。只要多见几次,就觉得幸福无比。
  但是直到后来才发现事实永远也不是那样。
  成霁妍晚修私下换位到最后面。期待着每一次正钟的打响。自己漂浮不定的视线,脑袋中不断扩大杂乱无比的思绪。见到他的时候控制不住的小心思都要全部涌出。只因为他关上门往后看的时候惊鸿一瞥,与自己的目光撞在了一起。成霁妍顿时感到心跳出来般的剧烈。她扶着额,低下了头希望自己能够冷静下来。
  【小...小欣...。】
  【你要淡定一点啊...】
  旁边的同学见到如此窘态,忍不住说。
  我也希望我能够淡定下来。

  成霁妍的朋友总是说,心乱是因为心中总是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冷静下来就好了。
  我再也无法认真学习。我再也无法集中精神。

  造成这一切罪恶的根源的人,就是林家雨。
  无法克服的人,就是我。

  【没想到林家雨居然考勤我们班...天啊我真是太惊讶了...。】晚修结束后和朋友一起回宿舍,成霁妍这么一直碎碎念。
  【哎是是是你天天都能见到他的啦。】
  【6月23日我一面都没见到他。什么天天,天天个屁!】
  【6月23...哦6月23日。你为什么会记得的这么清楚!】
  【我...我才没记呢!】
  【你就承认了吧你!呵!女人!信不信我把你塞在车底下。】
  【谁信谁是猪头!】

  如果我可以无法感受到你的存在。那么就一定不会再让思绪无限的涌起了吧。成霁妍这么想着,在每一次林家雨出现的时刻都瞬间趴在桌子上。意识却完全存在着。直到感受到他的离开后才抬起头。眼神追随着离去的他,一阵苦涩从心头上涌来。
  无法克制的情绪。无法克制对你的思念。

  无法克制想见对方的情绪。成霁妍在倒下后忍不住悄咪咪地看他一眼,成霁妍以为林家雨的目光从来都没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却发现此时此刻正好和林家雨的视线对在了一起。她似乎看到林家雨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
  【...!】
  成霁妍突然觉得背后有着一阵阵的凉意。
  【咳咳。】林家雨不断克制住脸上的笑意,他假装咳嗽了两声,很淡定地日常说着【你好。考勤。】
  考完后还不忘瞄了成霁妍一眼。

  啧!垃圾林家雨,这笔账我一定会记住的!

 
 

16.多麻烦我吧。
  【我以后都要交手机了!】
  【哎?!!】
  又是一个上学的日子,成霁妍和林家雨碰面以后,她因为听到了他这么一个消息而觉得十分的震惊。
  【你居然开始决定交手机了!天啊我雨哥是要开始你的学习行为了吗!】
  【学习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学习!】林家雨还是轻轻地叹了一下息,突然黑脸【上一次交了计算机翻车了。老师这次看得我很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用计算机蒙混过关亏你想的出来哈哈哈哈哈哈】成霁妍十分愉悦地笑了出声,一边笑一边吐槽着林家雨【你包装的不够严实不被发现就有鬼了。】
  成霁妍在以前也交过计算机。不过是有以前同桌的帮忙,弄了一个超级严实的纸袋最后谁也没有发现。她在嘲笑林家雨的同时又默默叹了一下息。以后就算自己不交手机,也失去了和林家雨说上两句话的机会。
  【唉,别笑了。太惨了。】
  【哎。这不很好吗,没手机以后真的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了。】

  林家雨总是能够给自己带来一些爆炸性的信息。比如开始交手机。不如他这次因为懒得回去走楼梯没带手机。听得多了总感觉林家雨真的厉害的可以上天。
  毕竟手机可是自己的命。
  然而这周却又突然变得这么不幸。英语老师因为班上同学给足了时间但是没有背出单词来突然暴怒还决定要留堂。那些合格了的同学也不能幸免要改完错才能走。成霁妍傻眼了。林家雨没有手机,这下应该怎么告诉他啊。她只能感受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因为自己出了各种意外时间已经过去了40分钟。虽然心急火燎,但是没有联系方式一切都无济于事。
  【回头再和他解释一下吧...。】
  她这么想着猛然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拖着因为留堂而逐渐筋疲力尽的身子独自一个人马不停蹄走向车站。好想快点回家啊...为什么偏偏这么倒霉合格了也要被留堂啊...明明都周五了为什么还这么累啊...这周又不能和林家雨一起走了真是烦死了...
  脑子已经一片混乱,在转角口始料未及见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成霁妍表情逐渐变得吃惊起来,她瞬间连说话都开始口齿不清。
  【雨...?】
  【你怎么这么晚啊。】
  林家雨才见到风尘仆仆赶来的成霁妍也很吃惊。
  【发...发生了各种意外...】成霁妍还没有从这份惊讶中缓过来,他更担心的是林家雨这段等待的时间,着急地问道【我还以为你走了...你怎么还没走啊。】
  【因为没有手机,我不知道时间。所以就一直在等了。】
  【啊...都是我的错没及时告诉你...所以耽误了你的时间了。】
  【没事。我巴不得10点才回到家。】
  【你的mp3呢,你刚刚一直什么都没做在这里等吗?】
  【忘记带了。是啊。】
  林家雨回答淡定不少。语言中也没有一点恼怒。
  成霁妍此刻浑身一震。
  【对不起...】
  【没事。真的没事。】
  .....
成霁妍知道林家雨的话说不定只是不想自己太过内疚才说那样的话罢了。她心中有五味陈杂。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看林家雨。只能够一直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成霁妍拉拉林家雨的衣角。轻轻的说道【我才没有特地和你道歉的。】
  林家雨轻笑。【是是是。】
   【总感觉我又麻烦你了啊。】
   【多麻烦我吧。】
   成霁妍平时总是觉得林家雨真是令人火大无比。他能一瞬间让成霁妍心里遍地开花。下一秒却又把她的悲伤不遗余地地全部展现出来。明明是那样的存在,却能把她的生活搅地一塌糊涂。
  他却是至高无上的。永远也不能失去的人。
  林家雨双眸紧闭。偶尔的休息成霁妍都会注意到。她此时此刻很想抱抱他。很想触碰他。
——好想。毫无顾忌地触碰林家雨。
  却没有任何勇气。